国际

美国硅谷华裔女性风投分析师宝强楼裁定:博科圣地性别不是要求解-环球体育

本文摘要:最终陪审团做出了自由选择,包康胜诉。鲍在2005年至2012年在KPCB工作期间沦为初级合作伙伴,但该公司在工作参与、业绩审查、加薪、晋升方面受到性别歧视,并受到未婚同事AjitNazre性骚扰后,给公司带来麻烦,让公司有机会降低工资、中断晋升。

女性

特别是今年3月中旬以后,针对Facebook和Twitter的两起性别歧视事件也备受关注。3月16日,台湾女性Chia Hong向美国San Mateo高等法院提交了谴责前员工Facebook和公司高管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的诉状。蒂娜?周(Tina Huang)控告Twitter是针对内部职员增加问题的种族歧视女性职员。

黄从2009年10月到2014年6月在Twitter担任软件工程师。她说,Twitter很少就内部职员上调问题对女性职员进行种族歧视,不按月公布职工留用或晋升信息,晋升为暗箱经营者,公司女性职员晋升为工程高级职位。因为没有晋升,她对Twitter CEO迪克?Dick Costolo受理了,之后她休假了。

据《Business Insider》报道,推特上所有员工中,只有30%是女性。与科学相关的职位,女性所占比例仅为10%。此前,美联社报道称,谷歌、苹果、Facebook、雅虎等企业中女性的聘请率仅为15%至20%。在风险投资行业,这一比例更低。

《财富》 (Fortune)杂志去年的统计结果显示,硅谷风险公司的女性合作伙伴只有7%。徐丽媛在硅谷女性工商管理场表示,这与男性拒绝工作完全一致,但女性除了工作之外,还要承担照顾家庭和孩子的责任。

公司

全职工作的母亲受到的压力比男性大,所以工作不受一定影响。而且,目前社会对女性的定位有一定的偏向,女性在不接受教育方面更偏向于自由选择文科或工科的专业,这也是硅谷女性较少的原因之一。在银行业工作了17年,现在担任华美银行第一副总裁的专职工人徐丽媛指出,女性比男性差得多。

甚至只要有动力和主动性,女性在很多方面都比男性强。Sandy Yang以前在四大审查公司之一工作。她说,根据她的估计,在这家审查公司底层工作的女性职员比例为50%,职位越高,女性比例越低。

她说,在伙伴层面,只有约5%是女性。但是,她特别强调,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公司没有明显的性别歧视。由于审查公司的工作强度相当高,大部分女性一般多年不能坚决晋升为高级经理。

她就是一个例子。她在这家审查公司工作了三年后自由离去。她说,该监查公司每年都会举办大量讲座,邀请桑德伯格等硅谷女性精英,不会用自己的经验来鼓舞女性员工。

本文关键词:公司,包康,环球体育,职员,事件

本文来源:环球体育-www.milchrecord.com

相关文章